亚伯拉罕平原战役:英国最终占领魁北克

  1758年7月26日法国守将德鲁克签署投降协议,路易斯堡再次落入英国人之手,不过德鲁克也整整拖住英国人七个多星期,让英国人同年夺取魁北克的计划泡汤,为保卫魁北克赢得了时间,加拿大的冬天是加拿大人最有力的武器,英国人只好等待来年了。

  英国人倒也没闲着,阿默斯特命令沃尔夫扫荡加斯佩半岛(Gaspe),另一个詹姆斯,詹姆斯•默里(James Murray)扫荡米拉米奇(Miramichi),摩西•黑曾(Moses Hazen)扫荡圣安妮弗雷德里克敦(St. Anne's-Fredericton)一线,以期摧毁新法兰西的战争基础。

  没有来自法国本土的大规模援助,在英国人志在必得的情况下,所有人都意识到魁北克仅靠新法兰西这点儿力量是万万守不住的,蒙特卡姆派手下布干维尔(Louis-Antonie de Bougainville)回国求援。此时法国政府更重视欧洲战场的胜败,并计划入侵英国本土,以为此举围魏救赵能大大减轻北美方面的压力,只给了布干维尔20艘船300多人回到魁北克。此外,法国政府还抱有一丝幻想,既然蒙特卡姆这么能打,那就再获一次大捷吧。能吗?

  1759年6月,魁北克居民惊恐地看着敌人大兵压境:英国皇家海军四分之一的力量,180艘舰船沿着圣劳伦斯河蜿蜒了80公里。沃尔夫率领的陆军部队有13,500人,其中包括9,000精锐。舰队由查尔斯•桑德斯(Charles Saunders)指挥逆流而上来到魁北克城东部的奥尔良岛下锚,蒙特卡姆立即采取行动,28号夜里一些火船顺流而下打算给英国人来个火烧连营,可惜点火太早被英国人及早发现,把火船引向岸边远离英国舰队,行动失败。

  英国人也面临一个难题,就是如何夺取魁北克城?魁北克城位于绝壁之上,蒙特卡姆的防守滴水不漏。当然法军也有一个失策就是没有派人把守圣劳伦斯河对岸,沃德勒伊的工程师告诉蒙特卡姆英军的大炮射程不够,但显然这位工程师业务水平有点问题。

image.png

  英军占据河对岸的高地架设大炮开始瞄准魁北克城,第一发炮弹落入圣劳伦斯河溅起巨大的水花,引起法国守军阵阵哄笑:这帮英国傻瓜……。然而法国人马上就笑不出来了,第二发炮弹飞过圣劳伦斯河落入魁北克城上城中,对魁北克城的炮击开始了。炮弹如雨点般落下,魁北克城内一片火海。英军的炮火日夜不停地向城内轰击,造成不计其数的平民伤亡和财产损失。这种炮击军事价值不大但是造成了极大恐怖,按比高特的话说就是:“沃尔夫这个恶魔!”

  其实这也是沃尔夫的无奈之举,因为地势险要的魁北克城几乎毫无破绽。在写给阿默斯特的信里沃尔夫说:“我们发现魁北克很难拿下来,我建议用炮火摧毁城市,摧毁粮食、房屋和牲畜,把加拿大人赶回欧洲。”

  当然沃尔夫也一直在尝试着进攻,蒙特卡姆凭借有利地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给沃尔夫任何可乘之机。随着一次一次尝试失败,沃尔夫沉不住气火气越来越大,命令炮兵加大对城市的打击力度。不过大炮不能上刺刀,解决战斗还得靠步兵,这步兵上不去还不是干着急?无计可施的沃尔夫行为开始变得古怪,他一会儿命令士兵强攻,一会儿又怀疑自己的决策,一会儿又取消自己的命令。沃尔夫手下的一个军官开始在背后画漫画讽刺这位将军,还开始收集证据以防万一将来上军事法庭,证明这些乱七八糟的命令都是沃尔夫将军本人下的。

  随着夏天渐渐过去秋天带着凉意来了,沃尔夫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决定孤注一掷。先前他侦察了悬崖,在城市西面发现了一处小道,他想可以率部队从这里上到城市后面的平原上迫使蒙特卡姆出战,于是在九月中旬的一个夜里,一支30艘船的小舰队趁着潮汐顺河而下。

  船队通过的时候,岸上的法国哨兵发现了他们,大叫你们是哪部分的?会法语的英国兵说我们是过来送给养的,船队蒙混了过去。黎明前他们在事先侦察好的地点登陆了,一个英军士兵爬上悬崖干掉了法国哨兵,随后大队英军攀岩而上来到亚伯拉罕平原,这一天是1759年的9月13日。

  天亮之前,沃尔夫已经把4,500人布置在了亚伯拉罕平原上,并拉上来了两门轻型加农炮。这时候蒙特卡姆还在城东的博波尔(Beauport),为了配合沃尔夫的行动,桑德斯率领舰队来回游动做出进攻状,让蒙特卡姆整夜都在跟着桑德斯捉迷藏。

  天亮以后法军发现英军立即报告了蒙特卡姆,蒙特卡姆赶紧收缩部队回到魁北克城,到了现在蒙特卡姆仍然觉得难以置信,看着身穿红色军服的英军已经开始在城外列阵,蒙特卡姆还在喃喃地说:“他们不应该在这儿呀!”有人提醒过他英军可能会从背后发起进攻,蒙特卡姆一直不屑一顾:英国人难道长有翅膀?事情真的就这样发生了。

image.png

  现在摆在蒙特卡姆面前有两条路:立即出击趁英国人立足未稳把英国人赶下去,或者继续坚守等待援兵到来。他知道有援兵从蒙特利尔赶来支援,但是他能等到援兵的到来吗?会不会等来的是更多英国兵和大炮?他决定立即打开城门出城迎敌,向英军发起冲击。

  蒙特卡姆的法军很大部分是民兵,不适合这种强调纪律性的正规作战,战场上推进的时候远远地便开起了枪,对英军伤害不大。反之英军排成两排岿然不动,在法军前进到距离英军只剩30步的时候,才下达命令开火。随着一声又一声震耳欲聋的排枪声,法军大批倒在英军的火力之下,抵挡不住开始崩溃了。

  蒙特卡姆腹部和大腿中枪,他蜷缩在马背上坚持着不落马,骑着马缓缓地退回魁北克城,当晚他便死去,庆幸自己不需要活着看到英军入城。

  沃尔夫也中弹了,先是手腕和腹部,接着又一颗子弹射中他的胸膛。他倒下的时候一阵欢呼声起:“看哪,长官!”他的一个手下喊:“他们跑了!”

  “谁跑了?”沃尔夫焦急地问。“敌人,长官,他们崩溃了。”

  得到获胜消息的沃尔夫可以含笑九泉了。

  亚伯拉罕平原之战结束了,两边的伤亡差不多都是650人。法国人崩溃了,惊慌失措的沃德勒伊率军逃跑了,五天后,手足无措的法国指挥官率众投降。

  逃跑的沃德勒伊路上遇到了前来增援的里维斯,里维斯气坏了,骂他们是胆小鬼。里维斯立即赶往魁北克城,等他到达的时候城市已经失陷,无奈不得不退回蒙特利尔。

  英国人在魁北克城里捱过了一个难熬的冬天,沃尔夫的炮击让城市成为一片瓦砾,没有足够的取暖木材,士兵们饥寒难耐,一千多人死去,这个数字超过了亚伯拉罕平原战场上的伤亡数,整个军营士气低落。

  四月份积雪开始融化,圣劳伦斯河上还在结冰的时候,里维斯召集了所有能集合起来的人马反攻了回来。令人惊讶的是,默里犯了跟蒙特卡姆一样的错误,他冲出城来迎敌了。草根想可能他们实在是捱不住了,觉得与其被冻死饿死,不如死在战场上还能捞个烈士。里维斯将计就计诱敌深入然后杀了一个回马枪,这第二次亚伯拉罕平原战斗法国人取得胜利,英国人逃回城里,把珍贵的大炮丢弃在战场。不过法国人也没了后劲,里维斯只能在城外安营扎寨等待援军,战局就此僵了下来,最后的结果还要看谁家的援军先到。5月9日一艘英国船前来给默里送来些补给,随船带来的还有一些报纸。默里命令把报纸送一些给里维斯:看看这是英国来的最新报纸,甭做梦了,俺们英国援军来了。法国人当然不上当:说不定下一艘就是俺们法国船呢。结果下一艘还是英国船,再下一艘还是英国船,里维斯吃不住劲了,15日率军撤回蒙特利尔。英国皇家海军已经击败了法国舰队,不会再有来自法国的支援了。

  现在只剩下蒙特利尔还在法国人手里,里维斯热切盼望的法国舰队在哪里呢?1760年春天,6艘法国军舰从法国起航前往加拿大,一天后他们就遇上了英国的封锁舰队,只有三艘突破封锁。当他们赶到圣劳伦斯河口的时候,发现这里也被封锁。他们接上些难民回到新不伦瑞克海岸的雷斯蒂古什(Restigouche River)河口,派人走陆路穿过敌人的战线到蒙特利尔寻求命令。

  英国人获悉此事,立即从路易斯堡派出舰队,1760年6月22日舰队找到法国军舰,将其全部击沉,这是七年战争在北美的最后一次海战,自此蒙特利尔的外援希望彻底断绝。

  英军计划中的钳形攻势终于在蒙特利尔合拢了,得到增援的默里率2,200人沿着圣劳伦斯河而来,拿下三河市(Trois-Rivieres)后于9月1日抵达蒙特利尔。另一支3,500人的部队由威廉•哈维兰(William Haviland)率领,沿着尚普兰-黎塞留河(Champlain-Riviere Richelieu)走廊推进,拿下了只有1,400人把守的Ile-aux-Noix岛后,于9月5日进抵蒙特利尔与默里汇合。阿默斯特亲率11,000大军沿圣劳伦斯河顺流而下,拿下河中的一座小岛上的里维斯堡后,也于同日抵达。第二天阿默斯特占领“中国”——Lachine(有关这个“中国”的笑话请见《探索内陆》),蒙特利尔门户大开。

image.png

  面对三股合计17,000人的英国大军,里维斯凑起来能拿枪的只有4,000人。蒙特利尔无险可守,防御工事是按照对付印第安人袭击修建的,显然无法对抗英国正规军。阿默斯特到达后发出最后通牒,里维斯依然打算战斗到底,但是沃德勒伊否决了他这个勇敢的自杀行为,继续抵抗下去徒劳无益,只会增加平民的伤亡。1760年9月8日法军投降,新法兰西陷落。

  法军投降的条件大都被接受,但是带着军旗荣耀地返回法国这一条被否决——阿默斯特认为参与屠杀平民的军队不配享有这一荣誉。

  “那是印第安人干的……”

  新法兰西的征服并没有结束七年战争,战争还在广泛的范围内进行,从西印度群岛到东印度群岛,北美的最后一战发生在纽芬兰。

  在路易斯堡,英国人开始系统地破坏堡垒工事,以防将来再交还给法国人再次成为威胁,而法国人也需要一些东西在停战谈判桌上讨价还价。法国人手里的牌不多,于是1762年6月法国人进攻纽芬兰,意图拿下圣约翰(St. John's)作为筹码讨价还价。

  900法军迅速在纽芬兰登陆,占领了圣约翰港口的威廉堡(Fort William)。接报赶来支援的是威廉•阿默斯特(William Amherst)上校率领的1,700名英军,这个阿默斯特是英军统帅杰佛里•阿默斯特的弟弟。英军首先进攻信号山(Signal Hill)上的法军,信号山的地形非常像魁北克城,悬崖从海面上直接升起,只有一面有路通往山顶。

  趁着雨雾英军攻上山顶,经过一番短暂激烈的战斗后占领了山顶,然后英军调转炮口轰击下面的威廉堡。法军抵挡不住于1762年9月18日投降,刚好是在魁北克城投降的三年后。

  信号山的战斗是七年战争在北美的最后一战,法国获取讨价还价筹码的尝试失败,加拿大永远地丢失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