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关于褚玉璞的民间故事

  “出京二天子” 褚玉璞的传闻轶事至今在汶上坊间广泛流传。

  清朝光绪十二年(1887年)七月的一天,汶上县西九区褚家庄(现为梁山县拳铺镇褚家庄)一带狂风卷着冰雹持续了近两个时辰,风刮倒了树,冰雹砸透了屋,整个村庄鸡飞狗跳,人们叫苦连天。此刻,一头黑花牦牛疯跑进一个农户人家的堂屋,钻进床底发出哞哞的叫声。不一会就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风停雨止,男主人驱赶床底下的牛时,牛早已无踪影。女主人怀中的婴儿却望着男主人笑了。男主人便去了永安寺,烧上三炉香,嘴里叨念苍天保佑牛神转世的婴儿。他的念叨被别的香客听到,这样褚玉璞是牛神转世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八乡。

image.png

  童年时的褚玉璞家境异常窘迫。十九岁时仍是一贫如洗,被逼迫外出乞讨谋生。当乞讨到微山湖畔的五营村附近时,开垦了六小亩湖地才勉强填饱了肚子。是年,秋收庄稼收成非常好,却被当地的土豪恶霸强收了庄稼,褚玉璞在压抑中咆哮了。操起两把菜刀闯入恶霸家,砍死了他的父亲。恶霸纠集了几百号人追杀褚玉璞,扬言要把他千刀万剐好汉不吃眼前亏,萌生回老家避难的念头。恶霸带人穷追不舍,一直追到褚家庄,褚玉璞见势不妙,逃进了永安寺,躲藏在正殿堂和西庙房之间的过道中。过道里蜘蛛网密集的看不到天空,上面还飘落着鸡毛和柴火。几百号人亲眼见他逃进永安寺,却没有找到人影,打听邻近的百姓时,百姓们说,褚玉璞是牛神转世,几百号人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纷纷抱头鼠窜

  性格暴躁的褚玉璞咽不下这口气,他联合了一帮汶上、郓城的无业游民重返微山湖畔,直至把恶霸打死。后来他干起了强盗,被当地人称为伙匪,专抢富绅。由于恪守“不危及贫家,不侮辱‘肉票’人格(绑架富绅老人、孩子等向其索要钱物,坊间也有‘架肉蛋’的叫法)不强迫破产赎人”规矩。一些富绅甚至对他感恩不尽,纷纷为褚玉璞提供各种线索。俗话说:“绅助匪势,匪壮绅威。”褚玉璞一时名声大振。许多小股匪帮也投靠了他。势力如日中天。购置了枪支弹药, 1912年时褚玉璞的人马已过三千,惊动了官府。清政府驻山东的吴长善奉命督师追剿褚玉璞。打了他一个落花流水,被迫逃亡上海,打听到上海督办陈其美是他的远房亲戚,很顺利地加入了革命党指挥的国民军,编入张宗昌的骑兵团任连长,至此褚玉璞开始了军阀混战角逐的金戈铁马的生涯。

image.png

  1925年张作霖任命张宗昌为苏皖鲁总司令,褚玉璞任军长驻守济宁。十月孙传芳联合冯玉祥反奉进军苏皖地区,在徐州一带和褚玉璞的部队发生冲突,激战半个月,可谓血流成河,褚玉璞身先士卒立下了汗马功劳。1926年三月下旬直系军阀李景林被冯玉祥的西北军战败,只得联合张宗昌组成了直鲁联军,褚玉璞升任副司令。第二年直鲁联军北上,褚玉璞率军占领了天津。在秦皇岛军事会议上被任命为直隶督办兼省长。褚玉璞的官运到达顶点。

  褚玉璞为巩固位置,培植势力,军队中安插了无数亲戚或邻居,许多汶上的无业游民官、僚政客纷纷投奔他谋求生计或官职,褚玉璞乡土观念深厚,队伍中连排工兵多为汶上人。天津当时还流行一句话:“会说汶上话,便把洋刀挎。”褚玉璞的母亲褚王氏是当时汶上玉皇庙人,系山西太原王江祖后裔,和汶上枣杭村王氏家族是一家。褚玉璞把王氏家族人视为娘舅家人,枣杭人王全彬被他任命为单县县长,王维贞任命为济南府军法科科长,凡和枣杭王氏家族沾亲带故的人都得到了不少恩惠,沛县的两任县长分别为南旺的白光化、李发贤,高村的高恩浦为山东省政议员,后改任县长。据不完全统计褚玉璞任命的道尹两人,县长三十人均为汶上人。汶上发生了“红枪会”事件。惹怒了张宗昌,扬言血洗汶上,褚玉璞之弟褚玉凤立刻致电褚玉璞让他设法挽救汶上,褚玉璞军训时故意大声对部下说:“他如血洗汶上,我便血洗他掖县方圆一百里。”张宗昌知道褚玉璞的脾气,怕他蛮干无奈取消了血洗计划。汶上百姓对此感激不尽。在西门外北彦章庙庙门口右侧为褚玉璞立了一块德行碑:一县大善。汶上人称呼为“出京二天子”。

image.png

  褚玉璞从一个土匪成为直隶督办并抹下历史上深厚一页,肯定有必然原因。过人独到的本领、骁勇善战枪法神奇是他与只会夸夸其谈、文过饰非、搜刮民财、抢占民女军阀的不同之处。但他强制发行”直隶省金库兑换券”挠的民不聊生是事实,残害革命党人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最后被活埋也是事实,但他官至顶点时不忘家乡,还做出了一些千古流芳的好事。如今季节轮回,时过境迁,提及褚玉璞时,我们最好历史的评论他。一分为二地说,他被誉“一县大善”是不为过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