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胜过徐茂功堪比秦叔宝,唐朝元朝为何抹黑最义气的瓦岗英雄?

  提起瓦岗英雄,人们最先想到的五个名字,肯定是秦叔宝、程咬金、徐茂功、单雄信王伯当,但是这五个人中谁最讲义气呢?有人说是秦琼秦叔宝,也有人说是王勇王伯当,还有人说是单通单雄信。但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单雄信都是以负面形象出现的:此人在李密杀害翟让的时候跪地求饶,然后又勾结王世充出卖了瓦岗军

  但是我们细看正史就会发现,单雄信或许可以称为瓦岗军最讲义气的英雄,他卧薪尝胆才替好友报仇雪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被人抹黑了。由此我们会产生一个疑问:忠义胜过徐茂功堪比秦叔宝,唐朝元朝为何抹黑这位最义气的瓦岗英雄?

  blob.png

  那么是什么人要刻意抹黑单通单雄信呢?这个问题咱们留在后面回答,且先来列举一些抹黑单雄信的书名和曲目:《尉迟恭单鞭夺槊》说单雄信“逞大胆心怀奸诈”,与徐茂功割袍断义;《大唐秦王词话》说单雄信“怀奸卖国”出卖瓦岗军之后,把李密的“把皇后、太子、嫔妃,尽行斩尽不留”。但是即使刻意抹黑单雄信的演义和戏曲,却也透露出了单雄信最忠义的一面:他就是把李密千刀万剐,也不能说是做得过分,因为这是为好朋友报仇雪恨,为了等待这个机会,单雄信已经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好长时间了。

  演义小说是靠不住的,甚至被李世民修改过的史料似乎也不大可信,所以咱们还是从后晋刘昫(或者赵莹)主持编修的《旧唐书》、北宋欧阳修等人编纂的《新唐书》 以及司马光主编的《资治通鉴》中去寻找答案。根据这三本史料,我们就能还原出单雄信、翟让、李密之间的恩怨情仇,来看一看谁才是瓦岗第一义气英雄。

  blob.png

  单雄信,曹州济阴(今山东菏泽市曹县西北)人;翟让,东郡韦城(今河南滑县南)人;李密,辽东襄平(今辽宁辽阳市)。这三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但是他们的初衷却大不相同:翟让是隋朝小官吏(东郡法曹),造反是为了保命;李密是隋朝贵族,一直脑后有反骨,曾经当过杨玄感的谋主,杨玄感失败后,李密走投无路才加入瓦岗;单雄信则是为义气而来:“同郡单雄信,骁健,善用马槊,聚少年往从之。”

  瓦岗军由翟让一手创建,而且其中似乎也应该有单雄信的股份:是单雄信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带着一群高手打下了瓦岗军基础。单雄信加入瓦岗军后,时年十七的但有勇有谋的徐茂功(徐世勣,即后来的李勣)也随之而来。

  blob.png

  最早的瓦岗军,以翟让为首领、单雄信为首将、徐茂功为谋主,兔子不吃窝边草而要向外发展的发展大计,就是年仅十七岁的徐茂功定下的(事见《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而当时秦琼和程咬金罗士信,还是隋朝的正规军和民团:秦琼是大隋建节尉,这个大家都知道,而程咬金当时也相当于民团司令:“大业末,聚徒数百,共保乡里,以备他盗。”

  李密加入瓦岗军后,逐渐做大并取代了翟让的领导位置——这场景似乎更像后来的宋江架空晁盖。晁盖怎么死的,咱们且不去管他,但是翟让确实是被李密杀害的:“密引让入坐,以良弓示让,让方引满,密遣壮士自后斩之,并杀其兄宽及王儒信。”翟让被砍倒后,“声如牛吼”,其内心肯定是充满了不解、不甘、绝望、悲凉。

  除了杀害李密,徐茂功也未能幸免:“徐世勣为乱兵所斫,中重疮,密遽止之。”如果不是李密看着徐茂功还有用,那么也就没有后来的大唐名将英国公李勣了。而单雄信等人来不及反应就被包围了,这时候如果反抗,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单雄信选择了忍辱负重。

  blob.png

  李密谋害翟让之后,对单雄信乃至徐茂功都是狐疑而疏离的,虽然为了稳定瓦岗军心,“命徐世勣、单雄信、王伯当分统其众”,但是却将徐茂公打发出去镇守黎阳,而单雄信连李密的中军大帐都接近不了——主管外马军,李密信任的是前隋朝军官秦叔宝、程咬金、裴行俨、罗士信,他们四个带领的八千内马军,才是李密最后的底牌,李密曾经夸口说:“有这八千精锐,我就能横扫天下!”

  一心想为故主兼好友翟让报仇的单通单雄信,被李密严密监控防范,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直到李密开始犯错误:“密既杀翟让,心稍骄,不恤士,素无府库财,军战胜,无所赐与,又厚抚新集,人心始离。”《新唐书列传第九》这段记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李密开始排挤瓦岗旧将并且妄自尊大。而其后李密又在奸诈贪婪的小人邴元真怂恿下,跟对手王世充做起了买卖,以粮资敌,李密败局已定。

  王世充不是什么好人,李密更加可恶,王世充一战击溃李密,等于为翟让报了血海深仇,这时候换做别人是单雄信,对王世充是否应该心怀感激?

  blob.png

  所以单雄信加入王世充阵营后,每战争先战功赫赫,成了唐军死对头。而这时候我们就能知道唐朝笔记和小说为什么要刻意抹黑单雄信了:“秦王(李世民时为秦王)围东都,雄信拒战,枪几及王,徐世勣呵之曰:‘秦王也!’遂退。”李世民跟单雄信没有什么仇恨,所以看在老战友徐茂功的情分上,饶了他一命。

  单雄信放过了李世民,李世民却不肯放过单雄信,不但编造出了“单鞭夺槊”的把戏,连徐茂功的救命之恩也一笔抹杀了。李世民半生戎马,唯一一次的死亡威胁来自单雄信的长枪(有记载为马槊),所以自然对单雄信恨之入骨。而文人史官们为了彰显唐太宗的英明神武,自然是要抹黑单雄信了——否则有一点难以说通:李世民欠了单雄信的不杀之恩,为什么还要恩将仇报?这岂不是有损一代英主形象?

  唐朝人是要抹黑单雄信的,而抹黑单雄信的高峰出现在元朝,其表现形式就是各种各样的元曲。蒙元进入中原之后,实行了怎样的统治,这个不用细说,而元朝统治的办法之一,就是摧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形象,把忠义二字贬得一文不值。

  blob.png

  写到这里,读者诸君想必已经明白了:单雄信对李密做什么事都不算过分,因为李密背信弃义下杀手在前,单雄信忍辱负重替友报仇在后,这才是大丈夫恩怨分明。义薄云天四个字,放在单通单雄信身上,一点也不为过。

  因为本文以单雄信为主人公,所以关于秦琼徐茂功是否重情重义,咱们放在下一篇文章里再说。笔者只是提出个人的看法:单雄信是被唐朝和元朝刻意抹黑了,而正史中的单雄信义薄云天,甚至不次于演义中的秦琼秦叔宝。单雄信之所以对李密反戈一击并对王世充心怀感恩,其实是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所以可以说单雄信忠义堪比秦叔宝而胜过徐茂功,甚至可以说他是瓦岗军中最讲义气的一位英雄——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