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古都走向衰落的原因:内河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

  你知道一个世界级古都,是如何走向衰落的吗?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

  1

  北宋开宝九年(976),宋太祖赵匡胤再次巡幸洛阳,并提出计划将首都从开封迁到洛阳。

  在赵匡胤看来,开封作为四战之地,除了北临黄河外,其他三面完全没有地形险要可守,而就在北宋建国(960)前13年,公元947年,契丹军队甚至攻陷开封,灭亡了后晋

  历史的教训近在咫尺,为了拱卫开封,这使得北宋不得不长期在开封屯兵数十万人,长期“冗兵”导致的财政困境,与开封无险可守的隐患,作为开国皇帝的赵匡胤,看得非常清楚。

  在赵匡胤看来,在几个适合定都的城市里,长安尽管天险巩固,但多年来因河道荒废、漕运艰难,加上生态环境日益恶化,早已失去了作为帝都的条件。

  相比之下,北临黄河、漕运便利,南有嵩岳,东有虎牢、成皋,西控函谷,“河山共戴,形势甲于天下”的洛阳,已经成为了首都的不二之选。

image.png

  ▲赵匡胤(927-976)

  为此,赵匡胤多次巡视洛阳,一直在为迁都做积极准备。

  然而,在开封早已经营多年、根基深厚的晋王赵光义,他非常担心会被迫离开自己的大本营,为此他联合多位大臣,力阻赵匡胤说,开封相比洛阳更加靠近漕运要道,方便接受江淮地区的财赋,并且,

  “安天下者,在德不在险!”

  赵光义有自己的小九九,而北宋的大臣们,也大多不愿离开早已在开封经营多年的安乐窝,这使得赵匡胤不由仰天长叹说:

  “患不在今日,自此去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殚矣”。

  深怀远见的赵匡胤没能坚持己见,而弟弟赵光义也不会再给他机会,就在赵匡胤仰天长叹的这一年,开宝九年(976年)十月,赵匡胤在跟赵光义一起喝了一顿酒后,神秘暴毙。

  赵光义则在“斧声烛影”中登基上位,是为宋太宗

  北宋永远失去了迁都的机会。

  151年后(1127年),随着女真人的南下,北宋将为此付出亡国的代价。

  2

  赵光义选择开封为都,是因为它靠近黄河和各条运河要道,方便漕运。

  但成就你的火种,也或将毁灭你的一切。

  回顾过去一千年,开封从一个北宋时期的世界最大规模、最为繁华的城市,为何随后却逐渐陨落埋没?

  因为曾经成就开封的黄河,也将一手毁灭开封的前程。

  这其中,人祸扮演了至关重要的因素。

  实际上,作为华夏文明的发源地,开封赖以兴盛的黄河到了北宋时期,由于中上游地区的长期过度开发,加上大片森林被砍伐,此时黄河流域的水土流失已经越来越严重,由于上游的水土流失逐渐淤积到中下游平原,这就使得开封周围的黄河河床日益增高,在北宋时就已开始形成了地上河和悬河,并比沿岸的村庄高出数米之多。

  从北宋中期的1048年开始,黄河中下游在几十年内频繁决口,每隔两三年就有一次大决口,每三四十年就发生一次大改道。

  而最致命的,是来自于靖康之变后的人祸。

  早在战国末期的公元前225年,当时秦国大将王贲在围攻魏国都城大梁(开封)时,就曾经扒开黄河大堤水淹大梁(开封),最终迫使魏国投降,从而为秦始皇统一中国拉开了血腥的开端。

  1127年靖康之变后北宋灭亡,随后女真人继续南下,为了阻挡金兵铁骑,1128年,南宋军队在今河南滑县西南扒开黄河大堤,“以水当兵”,由此导致黄河流入泗水,再次由泗水夺淮入海。

  1128年的这次人祸,并没有挡住金兵南下,相反,却造成了黄河下游的第四次大改道。

  在这次宋朝军队扒开黄河大堤后,黄河形成了新旧两条河道,并在从黄河到淮河之间到处摆荡,由于这个位置刚好处于南宋与金国的对峙前线,因此宋金双方都无意堵塞决口,以致黄河在整个南宋时期,一直在北方呈现到处泛滥摆荡局面。

image.png

  ▲开封因黄河而兴,也因黄河而废

  而历史赋予黄河流域和开封的苦难并未终结。

  金哀宗开兴元年(1232),在蒙古人的一路追击下,金哀宗不得不南下逃到开封,随后又逃到距离开封仅仅100多公里远的归德(商丘),当时,金兵试图扒开黄河水淹蒙古军队,结果派出去扒堤的部队全军覆没

  随后,蒙古军队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来了个将计就计想水淹归德(商丘),蒙古人随后扒开了黄河大堤,没想到归德(商丘)城地势高,黄河水竟然绕城而去,但泛滥的黄河,却给开封周边造成了巨大危害。

  蒙古人扒开黄河两年后,1234年,趁着金朝危亡,当时南宋军队北上与蒙古人争夺中原,为了阻挡宋朝军队,蒙古人再次人为扒开黄河,这一次地点则选择在了距离开封城北仅仅20多里的寸金淀,这也造成了黄河历史上的第五次大改道。

  从1127年到1234年,由宋人与蒙古人轮流共三次扒开黄河的结果,除了导致黄河频繁大改道之外,也给开封造成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

  在北宋以前,黄河当时距离开封有200里之远,但是从北宋开始的黄河频繁决堤,加上整个南宋时期宋人与蒙古人的三次轮流扒堤,这种天灾与人祸的叠加,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黄河河道逐渐向南迁徙,日益逼近开封城。

  到了1234年蒙古人再次扒开黄河大堤后,当时黄河距离开封城的直线距离,已经从北宋前的200里远,变成了距离仅仅20里远。

  此后,作为地上河的黄河“悬河”之祸,给日益逼近的开封造成了越加深沉的苦难,因为河道远,洪水泛滥时尚可规避和减轻受灾面,但河道如此之近,一旦洪水泛滥或决堤,开封城已根本没有反应和逃亡的时间,生态影响也近在咫尺。

image.png

  ▲蒙古兵给开封带来了深沉的苦难

  随着黄河水土流失的日益严重,加上整个南宋时期三次人为扒堤造成的黄河大改道,此后,黄河在开封城周边的决溢越来越频繁。

  根据统计,进入元、明、清三朝后,三个朝代仅仅641年期间(1271-1912),黄河在开封境内的决溢就达到了300多次,其中共有几十次洪水袭城、7次水淹开封城的记载。

  不得不说,整个南宋时期宋人与蒙古人的轮流扒堤,也给开封造成了影响千年的人祸之害。

  3

  长期的战争动荡与黄河决堤,也使得开封赖以兴盛的黄金水道日渐荒废。

  尽管号称八朝古都,从夏朝到战国时期的魏国,以及五代时期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还有北宋、金朝都曾经在开封立都,但开封作为真正的中国大一统王朝的国都,就只有北宋(960-1127)一朝167年的历史。

  作为中华帝国定都走向的转折点,开封,在北宋历时167年的发展中,也逐步迎来了辉煌时刻,成长为一个当时具有超百万人口的世界级超级城市。

  唐朝安史之乱后,中国的经济中心逐渐转向长江、淮河一带,而当时,来自江淮地区的财赋,普遍需要依赖从隋朝开始凿通的大运河进行运输,相比较之下,处于大运河要道,和更靠近江淮地区的开封,从唐代后期开始迅猛发展。

  但除了倚仗黄河之外、几乎没有天险可守的开封,从一开始就蕴含着赵匡胤所担忧的致命隐患,1127年北宋灭亡后,随着宋室南迁,帝国首都从开封南迁到了杭州。

  天生的地形弱点,以及失去首都地位,这种自然与政治的双重失势,是开封陨落的根本点。

  开封的陨落,同时也是中国定都史的转折点。

  中华帝国的定都史,从约公元前2000年的夏朝,到公元1000元左右的北宋,3000年间的定都范围,基本都是沿着渭河及黄河中游的东西走向,迁移轨迹沿着西安一洛阳一开封一线,呈东西走向波动迁移。

  但1171年北宋灭亡后,中国的政治首都,第一次从沿着黄河流域的东西走向布局,转移到了南北走向。

  1279年南宋灭亡后,中国的政治中心从南方的杭州,转移到了元朝位处北方的国都大都(北京)。

  此后,从南宋算起,到元、明、清共四个朝代,中国的定都走向,从沿着黄河的东西走向,改变成了沿着京杭大运河的南北走向,其迁移轨迹表现为杭州(南宋)一北京(元)—南京(明)—北京(明、清),并一直持续至今。

image.png

  ▲从开封以后,中国的定都走向,从沿着黄河的东西走向,变成了沿着京杭大运河的南北走向

  失去了首都的地位后,开封的政治地位一落千丈,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大运河水道的荒废。

  早在北宋时期,为了方便接受来自江淮地区的财赋,北宋在依赖黄河之外,除了继续扩大疏浚原来汴河、五丈河两条河道外,又相继开凿了金水河和惠民河两条运河,通过汴河、五丈河、金水河、惠民河等“四大潜渠”加上黄河通联全国各地,开封也因此成为了“四方所凑,天下之枢,可以临制四海”的帝都所在。

image.png

  ▲北宋时期,大运河是开封的生命线之所在

  当时,为了保证各条运河的通畅,北宋政府每隔三、五年就要对各条河道进行疏浚,因此尽管各条运河都存在自然的泥沙淤积问题,“虽数湮废,(但仍)通流不绝。”

  但从北宋后期开始,由于政治腐败、管理废弛,从江淮地区通联开封的运河已经开始逐渐淤塞荒废,此前全年通畅的运河,甚至出现了只能通航半年的情况:

  “汴渠昔之漕运,冬夏无限,今则春开冬闭,岁中漕运止得半截。”

  1127年北宋灭亡后,随着此后战乱动荡和南宋迁都杭州,常年缺乏疏浚的大运河河道更是逐年淤积,南宋建立后仅仅四十多年,当时作为大运河重要通道的汴河河道,甚至淤积后变成了麦田和村落。

  除了汴河之外,作为开封连接江淮地区的“四大潜渠”的另外两大通道:五丈河、惠民河也由于北宋的灭亡、南宋的迁都、长期的战争动荡,而导致缺乏疏浚,最终淤积湮废。

  至此,此前作为开封经济生命线的“四大潜渠”已基本淤塞荒废,而以运河作为血脉的开封,

  在连接南方的运河基本荒废以后,衰落已经成了必然的趋势。

  4

  而导致开封衰落的背后,则是京杭大运河的崛起。

  在隋唐以前,中国的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都集中在黄河流域,因此沿着黄河流域东西走向的长安和洛阳、开封就成为中国首都的当然之选。

  但是隋唐以后,随着江淮地区经济的的不断崛起,中国的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开始不断分离,在此情况下,隋炀帝首先凿通了大运河,并通过大运河吸收江淮地区的财赋,以此维系帝国的运转。

  到了唐朝时,运河已经成为了帝国绝对不可缺乏的生命线。

  唐朝贞元二年(786),由于从江淮地区向长安运输粮食的漕运道路,被藩镇阻隔,整个长安城都陷入缺粮境地,以致禁军发生骚动,这时,刚好有3万斛米运到了长安周边,唐德宗听说后,几乎流下眼泪跟太子说:

  “米已至陕,吾父子得生矣。”

  由于受到黄河三门峡水流湍急、不利水运,加上自然环境恶化等各种因素影响,长安最终在唐代以后逐渐衰落,取而代之的,则是开封的崛起,而开封的衰落,也与长安类似。

  由于长期的战争动荡导致大运河水道荒废,使得开封无法接受来自江淮地区的反哺,加上北宋灭亡后首都的搬迁,开封的陨落已是势在必然。

  元朝建都大都(北京)后,为了吸收江淮地区的财赋供养帝国运转,开始全力开凿京杭大运河,至元三十年(1293),京杭大运河全线通航,而南起余杭(今杭州),北到涿郡(今北京),全长约1797公里的京杭大运河的通航之日,也是长安、洛阳、开封等黄河中上游城市的彻底衰落之时。

image.png

  ▲1293年京杭大运河的全线通航,标志着中国历史地理走向的重大转折

  从线路来看,京杭大运河途经今浙江、江苏、山东、河北四省及天津、北京两市,贯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由于京杭大运河不再连接河南开封等地,这就使得开封失去了江淮地区的滋养,成了没奶的孩子,很难长大了。

  而京杭大运河的通航,则捧火了运河流域的山东济宁、天津等新城市,

  对于开封来说,北宋时期那伟大辉煌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

  5

  到了明朝时,由于贾鲁河的疏浚凿通,加上定都南京的朱元璋将汴梁(开封)一度改为北京,这使得开封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有所提升。

  到了明代,一度衰落的开封重新崛起成为中原地区最繁华的城市,“势若两京”,“大梁(开封)为中原上腆,北咽神京,南控八省,商车市舶,鳞次而至大梁门外,联轴接捆,旅邸栉比,居然一都会。”

  但是,开封早已不是当初北宋时期傲视世界的全球第一大都市了,明朝时,与江南地区蓬勃发展的扬州、苏州、杭州等城市相比,开封已经无法称得上国内的大腕了,顶多只能算是中原地区的大城市。

  到了明朝末年,在北宋时人口就已经超过百万的开封,才勉强恢复增长到了三十多万人口。

  就在开封似乎有所好转的时候,李自成却给了这座城市以致命一击。

  从1641至1642年,李自成三次率兵进攻开封,第二次进攻开封时,李自成为开封守城士兵射瞎了左眼,这使得他恼羞成怒,于是在第三次围攻开封时,李自成前后共围攻开封达五个月之久,并将开封城周边的麦子全部抢割,致使开封城内“升粟万钱,米贵如珠”,开封城内百姓甚至开始人吃人。

  在被围城整整五个月之后,守卫开封的河南巡抚高名衡、推官黄澍和巡按御史史严云在接近绝望之下,无奈决定“决河灌城”以求自保,随后,明朝守军派兵凿开了朱家寨口大堤,当时,明军凿开的缺口不大,但李自成却干脆以牙还牙,决定将开封全城毁灭方才解恨。

  于是,1642年农历九月,李自成派出几万士兵,扒开了开封城附近的黄河马家口大堤,随后黄河水直冲开封城,整个城内积水达10米多深,当时,开封城内尚有37万守城军民,李自成扒河冲击开封后,全城百姓有34万人死绝,最后仅有3万人幸免于难。

image.png

  ▲在明末当时人看来,李自成是不折不扣的屠夫

  经历过这场大变故的明朝人计六奇(1622-约1687年)后来回忆说:

  “自贼乱以来,杀人不可胜计,其最烈者,无如(张)献忠之屠武昌、(李)自成之淹汴梁(开封)也。夫图大事者,当以得人为本。张(献忠)李(自成)所为如此,不过黄巢、赤眉(军)之徒耳。天心人心胥失之矣。欲不速亡得乎?······其(李自成)与(张)献忠眉心脓秽不绝,俱天所以报其好杀也。其不死也几希矣!”

  毁灭开封全城百姓、丧尽民心的李自成,尽管灭亡了明朝,却最终在水淹开封三年后的1645年,于湖北九宫山被杀。

  而经历李自成的毁灭性放水淹城后,开封人口再次出现了大倒退,即使到了清朝盛世时期的乾隆十六年(1751年),当时全国人口都出现了大爆炸,但开封人口却从北宋时期的超百万人口、明末的37万人口,跌落至仅仅只有12万人。

  也就是在清朝时期,开封也陨落成了河南乃至中原地区一般的城镇,再也无复当年的辉煌。

  6

  在经历数百年的人为和天灾的洪水泛滥后,开封周边的土地也开始大规模沙化和盐碱化,这使农业生产遭到了严重破坏。

  而为了堵截洪水,开封民众从宋朝以来又不断大规模砍伐森林修筑防洪堤坝,这就使得开封周边的森林也遭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到了1911年清朝灭亡前一年,地理学家张相文游览开封时,就曾感慨地说:

  “开封城外,平衍无山。……自屡经河患,而古代川流皆填塞无余,白气茫茫,退望之无异沙漠。而森林亦复鲜少,防风防沙之用缺焉。长此不变,数十年后将不知成何景象矣。”

  而作为开封复兴的最后一道希望,位处开封城外二十多公里的朱仙镇和周家口,也最终陨落。

  到了明朝时,由于水患导致河道堰塞等原因,开封已经丧失了作为外港的功能,在此情况下,位处贾鲁河两端、可以连接颖河进入江淮地区的朱仙镇、周家口两个城镇开始崛起。

  到了清朝中期,朱仙镇人口跃升至30万。当时,朱仙镇与湖北汉口、江西景德镇、广东佛山一起号称全国四大名镇,“贸易最盛·······商贾云集”。

image.png

  ▲朱仙镇一度是开封地区复兴的希望之所在

  但黄河却再次给开封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道光二十一年(1841),黄河再次决堤,水淹开封城达八个月之久。

  到了道光二十三年(1843),黄河又决堤冲毁了开封复兴的希望所在朱仙镇,致使贾鲁河“河身淤成平陆,河身以上又淤高丈许,朱仙镇民房冲去大半。”

  由于河道淤塞,已经无法通航的朱仙镇迅速败落,至此,开封与外港的联系完全中断。

  而朱仙镇则从清朝四大名镇上迅速除名,到了光绪三十二年(1906),朱仙镇的人口更是从清朝中期巅峰时的30多万人口,跌落至仅有15000人,到了民国二十三年(1934),更是仅剩8500多人。

  朱仙镇被黄河冲毁后,周家口仍然通过颖河,勉强维系着与江淮地区的联系,但随着鸦片战争之后晚清时期航海时代的到来,即使是一度风光数百年的京杭大运河沿线,也逐渐沉寂了下来。

  曾经作为黄河流域红得发紫的开封衰落了,曾经作为京杭大运河沿线呼风唤雨的扬州等城市也衰落了。

  一个属于内河文明的时代过去了,一个属于航海和铁路的时代正在冉冉升起。

  到了1898年,从北京卢沟桥到湖北汉口的卢汉铁路(现在的京广铁路)正式开工修建,由于开封段地质松软号称“豆腐腰”,因此卢汉铁路最终绕开开封,而选择了途经郑县一带,由此,小小的郑县凭借铁路优势一跃而起,进而飞速成长为河南的一哥郑州。

image.png

  到1954年,河南省会干脆从开封迁移到了郑州,而开封的区位优势则更加没落消沉。

  对于开封的陨落,就在1923年,到开封游览的康有为就非常感慨,后来,他写了一幅对联:

  “东京梦华销尽,徒叹城郭犹是,人民已非。

  中天台观高寒,但见白日悠悠,黄河滚滚。”

  那个曾经高居世界第一的名城古都,早已辉煌不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