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美美的仕女图服饰是虚构的?古人的真实衣着是怎么样的?

  那些美美的仕女图服饰是虚构的?古人的真实衣着是怎么样的?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早期古代服饰学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不知道哪些资料是可以作为服饰史研究的对象,这其中最大的也是被踩的最多的坑就莫过于——仕女画!

  于是今天就正经来谈谈仕女画和古代服饰之间的关系……

  什么是仕女画?

  仕女画在如今看来,几乎等同于美人画,是以女性为主要角色绘制的人物画,它的确是从人物画里分化出来,逐渐成为一个专门画科。

  作为仕女画它必定有这样几个特点——

  人物外在形象符合世俗审美;

  人物内在主题符合主流价值观;

  表达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取向;

  人物刻画类型化特征明显(偏重向上阶层);

  成品具有观赏价值。

  ——上面可能说的比较抽象,用人话解释就是,人要美、人要好、人要一眼能看出身份来,会反应画家乃至时代的特征,最后这画还能推销出去!

  下面举几个例子帮助大家理解吧!比如北宋的《纺车图》虽然描绘对象也是女性,却不属于仕女画,因为它刻画的不仅仅是底层人物,更没有经过美化,并非用以表达理想化的载体。

image.png

  △ 北宋 王居正《纺车图》

  又比如我们经常会看到的明代容像,是一般家族用以供奉的,取材上不拘男女,更并非为了符合时代审美需求而产生的,人物刻画上注重写实而非类型化,它就只是属于人物画而已。

image.png

  △ 明末,吴氏先祖容像

  而典型的仕女画如焦秉贞的《历朝贤后故事图》,取材上乍看是写实的,但是其实跟我们的戏曲一样偏向流传故事的传奇性,题材也是为了表达特定价值观。

image.png
image.png

  △ 清代焦秉贞《历朝贤后故事图》

  并且上面两张图的人物是完全两个不同的年代,衣着打扮却类似,甚至于她们的长相都很像,并且人物尊卑等级一目了然,这就是仕女图所拥有的“程式化”和“理想化”

  仕女画是怎么一步步走向虚幻?

  上面提到的“程式化”和“理想化”是仕女画不写实的最主要原因,它虽然是从人物画的范畴里分离出来的专门画科,但是它的发展又和人物画是不同的。

  从仕女图的发展看,越早期越写实,越后期则越不写实,当然这个写实是相对的。因为越早期的仕女画,它处于形成过程中,所以它也越偏离仕女画的定义。也就是说,形成仕女画的过程,就是这种画科远离现实的过程。

image.png

  △ 《列女仁智图》,宋摹本

image.png

  △ 《女史箴图》,唐摹本

  早期人物画里也有类似“仕女”的形象,但是往往更侧重于故事所传达的内在价值观,对于人物的外在刻画则不太侧重。

  然而我国一直有使用同一底本重复绘制同一题材的习惯,比如我们之前聊到过的不知道有N个版本的《清明上河图》就是这种情况(相关链接:你真的认识《清明上河图》吗?期指一算,它竟有上百个版本啊!),每个朝代画家还会根据自己的时代加入当时的色彩。所以只要不是当时人绘制当代人的,其真实性都是要打折扣。

  仕女画无论从这个名字还是从画科角度,它的正式成熟期都在宋代。宋代更对仕女图实现了全面拓展,除了早期传达价值观的特定题材、以及唐代以来的描绘贵族妇女生活的内容,还加入了许多文学故事、神话传说等。加上宋画里世俗内容如婴戏图、货郎图等本身也十分突出,相互融合,不仅“仕女”面貌多样化了,而且真的拓展为一个固定画科了。

image.png

  △ 宋《女孝经图》

image.png

  △ 《虢国夫人游春图》,宋摹本

image.png

  △ 宋 王诜《绣栊晓镜图》

  宋代仕女画写实感很重,并且多有仙女清丽飘逸之态,符合很多人对于古装的想象,所以宋代仕女图里的形象是最多被仿造的,还美名其曰是“复原”。(相关链接:为了装X,现在写真集都包装成服饰复原学术成果了!?)

  明代的膝盖收割机:仇英

  仕女画在元代和明代前期一度没落,明代中期以后才开始涌现一大批著名的仕女画家,之后经过清代到现在,一直都是非常坚挺且主流的独立画科。而明代仕女画家里不得不提的就是前面某些人非得瞎写成唐寅的仇英!

  仇英是吴门四家里唯一一个偏科的,他只有画拿得出,其他人如唐寅、文征明、沈周都还有其他可以长处。并且仇英出身也最低,卖画为生,后世托为仇英的伪作硬够开一家博物馆了吧。可见仇英是画得多么多么好了!

  仇英最擅长的就是仕女人物,他笔下的女子既娟秀艳丽又洒脱雅致,当时人夸赞“淡妆浓抹,无纤毫脂粉气”,代表作之一就是那幅《汉宫春晓图》。

image.png
image.png

  △ 明 仇英《汉宫春晓图》

  前面说了那么多关于“仕女图”的内容,这幅几乎不用说了,以画家想象中的汉代宫廷为题材,并且还包含了毛延寿为王昭君画像的这一著名故事,仔细看里面还有《捣练图》这样有名的蓝本内容存在。

  一个明代出身底层的画家想象中的汉代宫廷是什么样的?会有几分真实性?这个答案简直不需要回答了。

  《汉宫春晓图》后来还被清代仕女画家翻出来重新绘制过。

image.png
image.png

  △ 清 冷枚《仿仇英汉宫春晓卷》

  而同样在某小组的所谓明代服饰科普文里出现的明代女性服饰示意图,也正式典型的程式化以后仕女图服饰。

image.png

  △ 某明代服饰科普文的截图

image.png

  △ 清 任熊《大梅诗意图页》

image.png

  △ 清 改琦《献荔图》

  也有写实的仕女图

  既然仕女图的形象一部分是建立在对前任程式继承,一部分是建立在画家的想象之上,那么它其实也会保留一部分写实的内容。有些是因为程式的源头其实还是写实的人物画,有些是因为画家脑补的时候无法超越自己的时代。

  但是值得指出的是,这些所谓“写实”是十分细小的、存在着变形的。当你了解古代服饰和美术史以后,再回头去看就像是一个藏宝游戏般有趣,但是妄图逆转这个顺序,从这些“写实”里学习古代服饰则完全不可能的了!

  此外有些画会杂糅仕女画和一般人物画之间的界限,其实这两者之间本身就没有绝对的界限存在,形成较为有趣的画面。

image.png

  △ 明 唐寅《孟蜀宫妓图》

image.png

  △ 清 费丹旭《姚燮忏绮图》

  仕女图的形象后来还影响了新古装以及很多戏曲、古装造型,这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再说,本文又写得超级长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