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最干净利落的一首词,令人伤感失落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温庭筠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宋词和闺怨,是绝配。似乎没有一首像样的闺怨之作,就很难在宋代词坛立足,而这些闺怨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凄美。

  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是清冷之美;欧阳修的“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是眼光中的绝美;柳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憔悴之美;秦观“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是细雨的愁美。

  以上名家巨匠之作,虽首首美得令人心醉,但读来总觉得过于哀婉,少了一些干劲利落。与它们相比,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这首《望江南·梳洗罢》就可谓别具一格了。词出唐代文人温庭筠,与宋词相比,唐代人词作自有一种别样的洒脱,这一点在这首词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让我们一起来品一品:

  《望江南·梳洗罢》唐.温庭筠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image.png

  温庭筠作为花间派鼻祖,对闺怨之作可谓信手拈来。这是闺怨词中最美的“失望”,全词仅三句,写景不拖泥带水,写情是由喜到忧,虽语不惊人却干脆利落,其中“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14字,更是被誉为神来之笔。

  词的开篇“梳洗罢”是女子的动作,或许是收到丈夫要回来的消息,她一大早就起来梳洗。词人没有直接写女子的容貌,但仅通过这动作的描写,让读者自己去想象。女为悦己者容,她所有的欢喜都藏在这3个字中。

image.png

  “独倚望江楼”梳洗罢的女子来到江边的高楼上,独自倚靠着,希望能看见丈夫归来的身影。高大的江楼和弱小的女子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独”字更为这幅画面增添了一份孤冷。

  后一句词人笔锋一转,由喜即忧。女子从天明等到日落时分,看过了千帆归来,却没有一个是丈夫的小船。“斜晖脉脉水悠悠”词人不直说女子失望的表情,而是通过写景来烘托,落日余晖脉脉无言地洒在江面上,江水悠悠不停歇地奔流着,一切好像都这么自然。但站在高楼上的女子,心中的失落和伤怀,却又能向谁诉说。

  至此,落日、江水、千帆、江楼、女子一起构成了一幅绝美的江景图,远远望去江楼上那孤独瘦小的背影,在这无限广阔的大背景下,是那么令人心疼。从这一点看,不得不说,词人在构图上和意境的烘托上是极为高明的。

  最后一句“肠断白蘋洲”,词人终于抒情了。前几句感情是不露痕迹,全在景里,为的就是这感情的最后迸发。“肠断”是悲痛之深,失望之切,令人动容。女子还未离去,痴情也不会停止,但全词至此落笔,这就是所谓言有尽而意无穷

image.png

  唐人写词终究与宋人不同,哪怕是一首闺怨词,也同样能写出别样的利落和洒脱,哪怕是痛也痛得酣畅淋漓,温庭筠这首词就是代表作之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