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狐岭之战,蒙古大军猛烈攻势一举击破金国

  公元1211年,金大安三年,蒙古国成吉思汗六年,在野狐岭一带,成吉思汗所率领的十万蒙古大军和金朝四十五万大军中的十万中路军相逢,展开一场足以决定双方国运以及中国历史走向的大战,史称“野狐岭之战”。

image.png

  ▲野狐岭一战,是金蒙战争中决定性的战役,也是成吉思汗率军南下伐金的第一场大战。

  金朝,是女真族政权,11世纪之时,女真族还是从附辽朝,饱受压迫的弱小部落。后于公元1114年,完颜阿骨打统一女真各部,数千女真人在他的带领下集结成军,数年之间,灭辽建金,组建起强大的王朝。其后,金朝国力日盛,南下攻宋,灭亡北宋政权,虏徽、钦二帝北还,酿成“靖康之变”,继而又迫使南宋高宗赵构上降表称臣,令南宋成为金朝属国。一时之间,金朝强盛于世,几无抗手。

  ▲金朝,由女真族所建立,西与西夏、蒙古等接壤,南与南宋对峙,鼎盛时期疆域辽阔,军势强大。

  大蒙古国,由“成吉思汗”铁木真统一蒙古诸部后所建立。蒙古原先是金朝附从,但双方关系很差,可谓是结怨已久的世仇。自从蒙古被金朝收为属国后,常年受金朝民族压迫政策的威胁。金熙宗时,成吉思汗的先祖俺巴孩汗被金国以反叛罪为由,钉死于“木驴”之上。金世宗时,金朝既要蒙古年年纳贡,还对其采取每隔三年,遣兵向北剿杀一次的政策,美其名曰“减丁”,实则就是为削减蒙古各部的势力。

image.png

  ▲“(铁木真)帝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故能灭国四十,遂平西夏。其奇勋伟迹甚众,惜乎当时史官不备,或多失于纪载云。”——《元史

  金朝连年的压迫招致蒙古各部多次的反抗斗争,但都以蒙古失败告终。后公元1206年,金泰和六年,铁木真一统蒙古各部,被尊为“成吉思汗”。此后,铁木真致力于反金战争,借为先祖报仇之名,决意南下攻金,于公元1210年,金大安二年,蒙古成吉思汗五年时正式断绝和金国的岁贡,并在次年二月,于怯绿连河之上誓师,亲率大军南下,蒙金战争自此而始。

  ▲蒙金战争,是世界史上著名的小国崛起、以少胜多的战争,始于公元1211年,终于1234年,历经二十三年,最后以蒙古联合南宋,并吞金朝告终。

  在当时的局势下,蒙古对金朝根本没有优势,在铁木真南下时,金朝国力虽有衰退,但人口将近五千万,当为蒙古的五十余倍,军队数量在百万之上,几乎胜过蒙古十倍。因此,时有人称:“金国如海,蒙古如一掬细沙。”

  然而,蒙古军力虽少,但在国仇家恨之下,战力、斗志之强,远胜于当时守备松懈,调动迟缓的金军。铁木真正是看准此点,遂分兵三路,以三位皇子所率的西路军和阿勒赤东北路军,牵制来援的胡沙虎军,自己则集中兵力,一战夺取乌沙堡、乌月营,大破独吉思忠的300公里界壕计划。(300公里界壕计划,金朝北方边防松懈,直到铁木真大军开到,才开始调动兵力,其中独吉思忠率主力军抵达北边后,采用消极防御,欲加固界壕,修筑边塞,重新修缮长达300公里的界壕,组织军民,大兴土木,号称“用工七十五万”。)

image.png

  ▲独吉思忠临敌之时,修缮城墙,费时费力,为一大昏招,遂使“大元前兵奄至,取乌月营,思忠不能守,乃退兵”。

  铁木真力取两营后,金军主帅由独吉思忠改为完颜承裕。因蒙古攻势过紧,完颜承裕不敌,遂仓皇撤军,为免被蒙古大军追击,完颜承裕主动放弃桓、昌、抚三州,径直退往野狐岭,欲以山川之险阻挡蒙古铁蹄。

  独吉思忠态度消极,完颜承裕亦是昏招迭出,这一退守野狐岭,桓、昌、抚三州之地直接落入铁木真手中,这三州富裕、殷实,特别是桓州,为金国牧监之地,铁木真得此三州后,取昌、抚之钱财、资粮,又得桓州牧监数以百万计的军马,自此军势大振,攻势愈强。

  ▲战马,是蒙古、金国双方最紧要的资源之一,而完颜承裕送桓州于铁木真之后,致使蒙古骑兵日益强盛,而当年纵横天下的金骑则渐渐衰微。

  虽名为“野狐岭之战”,实则为野狐岭、獾儿嘴、浍河堡三战。

  金军初入野狐岭时,兵力四十五万,在完颜承裕之命下分据险要,严防死守。这个看似可以凭借地利的战法,实则和独吉思忠之前修缮城墙一样,皆是消极防御。且分兵据守要点,虽得地利,却失去原先的兵力优势。野狐岭中,地势险要,不利于军团作战,不仅给铁木真的进军带来麻烦,也令野狐岭中的各路金军支援、传讯迟缓,并非决战之地。铁木真只要和上次一样,集中兵力于一路,那么金军左难以救右,右难以援左,必会大败。

  铁木真用兵如神,岂会看不出金军布阵于野狐岭的缺陷?故双方短暂交战几次后,铁木真便集中兵力,率中、左二军,共计十万人马,突破金军于獾儿嘴。此战中,铁木真手下大将木华黎率八鲁营敢死队为先驱,直入金军阵中,先挫敌方锐气,而后铁木真命蒙军下马步战,一战击败完颜承裕中路十万大军,伤亡甚重,蔽野塞川,史称:“金人精锐尽没于此”。《张北旧志》记载:“獾儿嘴山,因地形和獾儿嘴相似而得名,在县城南五十余里,为大战争扼要之处”。

  ▲面对攻势强劲的蒙古铁骑,金哀宗曾叹道:“北兵(指蒙古)所以常取金胜者,恃北方之马力,就中国之技巧耳。”

  完颜承裕大败于铁木真,畏怯之下,收集残兵败将,一路退至浍河堡,虽已经重新集结起数万军队,但还未及准备,铁木真大军又至。慌乱之下,两军于浍河堡激战三天有余,金兵溃败,防守西京路的主力一战尽墨,只余完颜承裕一人脱逃。

  自此,野狐岭之战告终,蒙古军于此战后,战掠金国数城,从德兴府直抵中都。金军皆不能敌,“凡破九十余郡,所过无不残灭。两河山东数千里,人民杀戮几尽,金帛、子女、牛羊马皆席卷而去,屋庐尽毁,城郭丘墟矣。“

  野狐岭一战,影响了金、蒙古、宋三国国运,金军于此战中被蒙古铁骑打得实力大损,不久后国内生乱,被南宋、蒙古联手击灭。而宋朝方面,虽于蒙古定下盟约,但失金朝为屏障后,和蒙古疆土接轨,蒙古的野心终于也蔓延至南宋境内,金亡后一年,蒙宋战役自此而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