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历史上真正的纪晓岚:荒唐的娼优大学士

  纪昀,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六月,卒于嘉庆十年(1805)二月,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享年八十二岁。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

  历史上的纪晓岚远没有电视剧上演的那般洒脱自如,当时他不但得了个“娼优大学士”的外号,其本人很多事也经常被人引为笑谈。

  乾隆时期,北京达官贵人们都嗜好淡巴菰(烟草),乾隆当时尤其如此,烟瘾很大,一天都离不开。后来乾隆突然无故咳嗽,太医诊治后说:“病源在肺,恐怕是吸食淡巴菰所导致的。”乾隆听后便命太监不准再拿这个东西进来。过了一段时间后,咳嗽病倒好了,乾隆于是对淡巴菰极为厌恶,并劝告其臣僚也不要嗜好此物。

  烟草其实是轻微的毒品,一旦吸食也很难戒除。纪晓岚当时为翰林大学士,烟瘾最大,人称“纪大烟袋”。他并不理会乾隆的劝告,每日仍旧拿个特大烟袋,里面贮满烟丝,张口就吸,毫不顾忌别人感受。

  有一天,轮到纪大烟袋在馆中当值,他工作忙完,便把烟点上,刚美美的吸上两口,突然间太监宣他进见皇上,纪大烟袋一着急,便把烟袋插入靴筒,随后入朝觐见。不巧这次乾隆问的事情多,没多久,纪大烟袋觉得脚上发热发烫,但正被皇上问话,又不敢乱动,不料,他的靴子突然冒烟,原来烟袋的火没有熄灭,结果把袜子给烧着了。纪大烟袋痛得要命,眼泪鼻涕直流。乾隆大惊,问他怎么回事,纪大烟袋说:“臣靴筒里走水”。(当时北方人把失火叫走水)

  乾隆大笑,让他立刻出去解决。纪晓岚忍着痛,疾步跑到门外,把靴子一脱,里面早已是皮焦肉烂,好不凄惨!让人发笑的是,纪晓岚平时走路特快,同僚们戏称他为“神行太保”,这次被烧了以后,纪晓岚一个多月都走路一瘸一拐,人又送绰号“李铁拐”。

  据说,后来乾隆过问此事,让他为这事写检讨。纪晓岚好文才,援笔立就,里面有这么几句:“裤焚,帝退朝曰:‘伤胫乎?不问斗’”。这个马屁拍得很到位,乾隆心头一喜,便赐给他烟斗一枚,准其在馆吸食,纪晓岚也得意的说自己是“钦赐翰林院吃烟”云云。

  纪晓岚不但“钦赐吃烟”,而且还有一个“奉旨纳妾”的故事。《栖霞阁野乘》中说,纪晓岚自幼禀赋超于常人,能夜间视物,一日不御女,则肌肤欲裂,脚要抽筋。《虫鸣漫录》里也说,纪晓岚自称是野怪转身,不吃米,光以肉为饭,一日须御数女,五鼓入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一次也不能少,有时候乘兴而幸,也是常有的事。

  纪晓岚在编辑《四库全书》的时候,有几天特别忙,一直在馆中上班。由于几天没有碰女人,纪晓岚两眼暴赤,脸色血红。乾隆皇帝在路上碰到他,见他这副模样大吃一惊,便问他生了什么病,纪晓岚不敢隐瞒,便把实情托出。

  乾隆大笑,后来派了两个宫女给纪晓岚伴宿。《四库全书》编好后,又让纪晓岚把两女带回家中。纪晓岚十分得意,经常在别人面前夸耀,自所谓“奉旨纳妾”是也。

  不过,乾隆也没少戏弄纪晓岚。乾隆有一次南巡来到金山寺,纪晓岚也随同在侧。乾隆一时兴起,想给金山寺题一个匾,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名字,于是就取笔在纸上假装写了几个字,便递给纪晓岚问:“你看这几个字如何?”纪晓岚拿过来一看,是无字天书,幸好他随机应变得快,便说:“好一个‘江天一览’!”乾隆大悦,便重新拿起笔题了这四个字。(此是“江天一览”故事的另一版本)

  还有一次,纪晓岚奉命在翰林院编纂《四库全书》,因为工程浩大,纪晓岚和同事们日夜赶工,时值盛夏,天气酷热,纪晓岚身体肥胖又怕热,往往汗流浃背,衣服尽湿。后来纪晓岚干脆把衣服除去纳凉,同事的阁臣们也学他的样子,脱了衣服在里面工作。

  后来这事被乾隆知道,便想去捉弄他一下。某天,乾隆有意走到翰林院,正好纪晓岚和同事阁臣数人光着膀子在那里谈笑风生,大家见乾隆走了过来,慌忙穿衣不迭,纪晓岚因为眼睛近视,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衣服,穿衣不及,慌忙中钻到了椅子下面。

  乾隆见了大乐,便一屁股坐在上面,纪晓岚躲在下面喘息而又不敢动。乾隆在椅子上面坐了两个时辰不说话,也不走。因为天气酷热,纪晓岚不能忍耐,见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便伸头问同事们:“老头子走了没有啊?”

  乾隆大笑,诸人也笑,乾隆让纪晓岚出来,故作不悦说:“纪昀无礼,何得出此轻薄之语?你要解释得过去就放过你,要说不过去就杀你的头。”纪晓岚大为尴尬,说:“臣尚未穿衣。”乾隆便命内监代他穿上,又训斥道:“你胆子不小,你为什么叫称朕为老头子啊?”纪晓岚眼睛一转,说:‘京城中人都是这么称呼皇上的啊,皇上叫‘万岁’,岂非老乎?君是‘元首’,得非‘头’乎?皇上为天之子而子万民,所以叫‘子’啊。”乾隆见难他不住,便呵呵一笑走了。

  纪晓岚被乾隆捉弄,找到机会他也要捉弄捉弄和绅。有一次,和绅家修花园,建了个亭子,请纪晓岚帮他写个亭额,纪晓岚挥笔而就,写下“竹苞”二个大字,和绅见两字写得龙飞凤舞,十分开心的把它给挂了起来。没多久,乾隆临幸和府参观新花园,抬头看见亭上的匾额,便问是谁写的,和绅得意的说是请纪晓岚写的,乾隆大笑,说:“你上了他的当了!纪晓岚这是在骂你家‘个个草包’啊!”和绅气得半死,又无可奈何。

  纪晓岚读书多又天性诙谐,平时也爱讲笑话故事,每次入宫当值没事的时候,太监就喜欢缠着他讲故事,纪晓岚不胜其烦。有一次,纪晓岚又被某太监缠上,让他讲个故事,纪晓岚说最近没故事,某太监非得让他说一个,现在编也行。纪晓岚便故作思索状,说:“有了。说有一个人。”说完,便闭嘴盯着太监看。太监见他不说了,便催促道:“这个人下边还有何事?”纪晓岚说:“下边没有了。”太监知道被其揶揄,大笑而去。

  纪晓岚有一次为某词林朋友的太夫人祝寿,朋友请他作首诗,纪晓岚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众人都作洗耳恭听状,纪晓岚便道:“这个婆娘不是人。”众人大惊,以为大不敬。纪晓岚见效果达到,便从容续道:“九天神女下凡尘。”众人一听,赞这句说得好。纪晓岚话锋一转,又道:“生下儿子去做贼。”众人愕然,朋友也很是难堪。不料纪晓岚笑道:“此子却好,偷得蟠桃寿母亲。”众人听后大乐,一时传为佳话。

  纪晓岚是个聪明人,但他的聪明在当时往往被人视为可笑之物,这大概就是乾隆视纪晓岚为娼优的缘故罢。

  站长点评:纪晓岚一生,有两件事情做得最多,一是主持科举,二是领导编修。他曾两次为乡试考官,六次为文武会试考官,故门下士甚众,在士林影响颇大。其主持编修,次数更多,先后做过武英殿纂修官、三通馆纂修官、功臣馆总纂官、国史馆总纂官、方略馆总校官、四库全书馆总纂官、胜国功臣殉节录总纂官、职官表总裁官、八旗通志馆总裁官、实录馆副总裁官、会典馆副总裁官等。人称一时之大手笔,实非过誉之辞。纪晓岚晚年,曾自作挽联云:“浮沉宦海同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堪称其毕生之真实写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